品牌策划业务合作

合作对象:公司注册、商标注册机构;

合作客户:想做大事业,品牌意识强烈,愿意花钱创造穿透力极强的品牌的企业;

内容与收费:为公司和产品商标起名改名,设计品牌和商标标志、广告、宣传册,建设网站,营销推广。

公司起名包在工商局注册通过,公司起名+企业标志设计+名片设计套餐2000元,单项起名费用为1500元;

合作方法:发掘用户需求

注册公司第一步就是起名核名,名字就是企业品牌的核心,名牌名字是营销的第一接触点,是公司最重要的营销关键词,名字有多重要,不用我说——

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前民政部官员说:“云南中甸改名香格里拉,相当于送给中甸县100个亿”。

营销定位之父——阿尔•里斯和杰克•特劳特说:“就品牌而言,最重要的是它的名字;对产品营销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给你的产品取个好名字”。 

当宗庆后拥有“娃哈哈”、牛根生拥有“蒙牛”、李彦宏拥有“百度”、马云拥有“淘宝”、钟睒睒拥有“农夫山泉”就隐含了他们所在行业的王者地位,只要品牌战略经营得当,成为行业至尊只是时间问题。

名字为什么重要?

“虚的名”统领着“实的物”,以无有入无间,无形的灵魂支配着有形的肉身,无形的品牌支配着有形的产品和服务。

品牌对消费者来说,是影响其选择的形象和感觉。

对品牌拥有者来说,品牌是开启大众消费潜意识的钥匙,这把钥匙是用名字(语言)和标识(文化)来调动大众潜意识的能量,品牌调动的大众数量越多,成就的事业就越大。

对价格来说,品牌是给产品和服务带来溢价的无形资产,代工的最大弊端是不能获得品牌溢价的无形资产,低能量品牌和错位品牌收获品牌溢价资产往往无能为力。

如果你的产品和服务做的不错,而缺乏品牌或者品牌很滥、品牌错位是很吃亏的。中国是代工制造和产品出口大国,至今是个品牌弱国,这与大量本土企业老板品牌觉悟不高有关。

很多企业我们只要一看其名字,就知道能不能做起来,能不能做大。如果你是投资者或者老板,大量的资金和心血投在一个滥品牌或错位的品牌身上,那等待的是什么结局?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祸?

大多数情况下,注册新公司和注册新商标都是用户自己取名、自己设计,代办注册机构只是跑腿而已。这就造成了很多公司的名字很滥,缺乏特色,从公司成立的第一天就注定了这样的公司没有多大的作为。

实际上有些用户需要提供品牌策划高级的服务,这些潜在需求没有被注册代办机构发掘出来。有远见的老板愿意为实现自我价值,创造穿透力极强的企业品牌花钱买单,这就需要注册机构的服务人员发掘并引到客户。

好品牌是稀缺的,拥有稀缺的资源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企业倾其所有扶植的是阿斗式的缺乏能量的品牌,所有的努力都是在沙滩上建房,即使有诸葛亮般的英明和赤诚,都免不了壮志难酬的结局。

搞起名做策划的机构这么多,为什么要选择播品传媒?

市场上绝大多数提供公司起名服务的机构,他们对老板个人的生辰八字很关注,但对营销定位、行业特性、客户心智和网站域名……很少涉足,所起的公司与商标名字抓不住核心。公司和商标命名不同于个人起名,不能以老板的生辰八字作为公司或商标命名的基础,公司和商标命名应该以企业所在的行业精神和产品与服务的特性为命名的基础。

消费者谈到某个行业和想起某个产品,容易联想到的品牌就是品牌策划的成功,比如:
谈起旅游,消费者容易想起携程和去哪儿,而更早做旅游电商的艺龙因为品牌错位却被消费者忘记了;
谈起牛奶,消费者容易想起蒙牛,三元和光明这两个品牌注定做不过蒙牛;
谈起电商,消费者容易想起阿里巴巴和淘宝网,同样做电商的慧聪、网盛、拍拍缺被消费者遗忘了;
谈起搜索,容易想起百度,众里寻他千百度,对心上人的搜寻不仅与行业特性相符,而且构建了美好的意象,而好搜、搜狗、中搜的意象要差得多。

公司与商标命名与老板的生辰八字是弱相关的关系,只要起名用字不与老板生辰八字相克相冲就好,当然与老板生辰八字的喜用神相合就更好。

市面上的品牌策划机构多是贩卖西方的CIS和定位理论,对本土的王者之学----名谶学知之甚少,运用更谈不上,将东西方智慧进行结合的就更少了。行业中的4A广告公司侧重视标识和广告的视觉设计,对标识和广告设计的图形、颜色、位置等风水应用往往谈不上。

在中国本土做品牌策划和设计,必须深谙本土文化,否则抓不住品牌的核心,只能靠蒙和忽悠,设计的标识和广告看起来很美,但不知不觉犯了错形、错色、错位等错误。

播品营销规模不大,名气不够,案例也不多,实力看起来不强,但我们掌握了这个行业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的合作不知不觉会创造世界品牌

英国曼萨协会对各国智商水平的研究,中日韩三国人民智商水平位居全球之冠,一个聪明的民族又没日没夜的勤劳,这个民族有全球最优秀的语言----汉语,有如水一般包容的优秀文化,世界的中心正在重新回到“中国时代”。

“中国时代”的标志之一就是中国品牌的时代,优秀的语言和优秀的文化,没有必要通过战争去发扬,而是通过市场的平等交换,通过品牌和产品让各国人民欣然接受,那么创造极富穿透力的品牌是第一步,我们的合作不知不觉会创造世界品牌。